首页园林新闻国内动态
专家:圆明园全面恢复绝无可能 建筑恢复10%尚可期待
[日期:2014-05-23 09:53:40]   来源:杭州日报   作者:    网友评论 0 打印

  郭黛姮:古建专家,清华建筑学院教授、博导,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,中国紫禁城学会常务理事,北京圆明园研究会会长。主持杭州六和塔维修、雷峰塔重建、珠海圆明新园设计、登封少林寺扩建、北京恭王府修缮等工程,及《天地之中的历史建筑群》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规划编制等工作。196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土建系,梁思成先生的女弟子。

  1

  在郭黛姮看来,圆明园全面恢复绝无可能——那就是造一个假古董——10%的建筑恢复尚可期待。

  时间在这里退转了。

  圆明园北,紧靠围墙的若帆之阁,清帝国的皇帝乾隆站在此地,远眺园子外的农田。他是在看农田的长势。

  围墙内亦是农田,官田,皇家请农民耕种。乾隆明白,墙内公田不如墙外私田,这是人之常情。

  若帆之阁是圆明园内一处观农建筑。早在雍正5年,也就是1727年,园内就已有观农建筑:“田字房”。若从上空俯瞰,这“田字房”正是个“田”字,“田”,自然是耕地。后来乾隆给田字房改了个更文雅的名字:澹泊宁静。每年皇帝都要在这儿举行犁田仪式,还说,“父皇万几之暇,燕接亲藩游豫于此。”

  作为帝国的命脉,对农业状况的了解,是大清皇帝的必修课。正是初春之际,见农夫田间耕作,微风拂过,愉悦顿生。

  这仅见诸文字的前朝画面,从郭黛姮和她的团队(清华同衡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)的圆明园景观3D图中,似乎真实地浮现出来:圆明园的晨曦、暮光,微风拂过水面。

  这项从2009年开始的工程,名为“再现圆明园”。至今,圆明园3D效果图已经复原了七八十景。在网上搜索关键词,能看到不少。

  关于建筑修复,德国东南部的德累斯顿也许是个经典案例:曾是萨克森王国的首都、欧洲最美丽城市之一的德累斯顿,1945年,被盟军进行了一场层层递进的轰炸,“废墟”,是绝对标准的形容。其中也包括此地著名的圣母大教堂。

  59年后,圣母大教堂被按照古法重建,尺寸、外貌、材质,依照图片和记忆。优雅的建筑上,醒目的黑色砖块表明了它们的身份和年龄——他们来自轰炸前,德累斯顿人在原地保留了颓垣败瓦,而这些1945年的记忆被嵌入了这座新的建筑。

  当然,德累斯顿尚有图片和记忆。

  而圆明园所能引发的想象却惊人地苍白——任何一桩相关事件,兽首的拍卖、失落的文物、重建风波,都指向同一个时间点:1860年10月那场持续三日不灭的、事先张扬的纵火。

  资料的空白,让3D景观复原充满艰难。每一景的复原,需要一系列文字文献、部分保存下来的古代工匠所绘建筑草图、古人写景图、烧毁后的老照片、遗址的勘察、营建技术分析……种种细节的叠合。这个项目,初步计划是十年。

  这个项目,可以被看做圆明园遗址公园的复建慢慢进程中的一环。

  2009年,圆明园遗址公园全面对外开放,但企图在此地寻找帝国昔日荣光的人们依旧在此大失所望:荒丘、横七竖八的石料,或什么都看不清楚的遗址。

  关于圆明园复建的争议一直很多。要不要复建?在哪里复建?复建到什么程度?

  在郭黛姮看来,全面恢复绝无可能——那就是造一个假古董——10%的建筑恢复尚可期待。在遗址或复原建筑上配以具象化的数字景观作为信息补充。

  除了那场纵火留下的伤痕,郭黛姮更期待让普通的人们看到这座曾经最奢华的、总面积相当于4.8个紫禁城、作为帝国中枢的皇家御园当年的景象。尽可能去复原历史丰富的一面,但是,不勉强。2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,她开始介入古建筑修复领域,主持杭州六和塔维修、雷峰塔重建、登封少林寺扩建、北京恭王府修缮等工程。

  20岁时的郭黛姮并没有想过会同古建筑打交道。

  她生在1936年那座尚且叫“北平”的古都,住在四合院,读书的中学,当年还叫北京女一中,现在叫161中学——就在紫禁城边上。上体育课做操经常在紫禁城的午门前,因为“场地大”。1954年考入清华大学建筑系,清华园,本就是康熙赏赐三皇子胤祉的园子,一度还曾被划入圆明园管辖,到了咸丰才称作清华园。

  立交桥、摩天高楼,现代城市元素对于年轻的未来建筑师而言,显得更有吸引力。

  当然她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会成为梁思成的关门弟子,终生从事建筑史研究和古建保护工作。

  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,清华建筑系的系主任梁思成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只是一个传说中的名字。

  新生入学,见到的是这位赫赫有名的系主任的一封致新同学的信。

  第一次见到梁思成,亦属偶然。1956年的五四青年节,一班年轻的学生去颐和园,在谐趣园,见到一位老先生正在画水彩,便上去看了。老先生看到年轻人胸前的校徽,便问是那个系的。建筑系?哦,那不画了,去我那儿聊聊天吧。

  当时的梁思成正在因中国建筑界“复古主义”的批判而饱受压力,独自住在颐和园谐趣园西北角的曙新楼养病,林徽音已经去世。见到建筑系的年轻人,梁思成显然是欢喜的。让他们看看自己画的画,随口聊几句。

  1960年那场毕业前的研讨会,“建筑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”,对于郭黛姮,是个节点。她的阐述让时任清华建筑史教研组教师的建筑史学家吴焕加认定,这个女孩子适合搞建筑史。

  她的论点是:建筑由建筑师的思想决定,而非技术或材料。

  对待建筑的态度,是建筑史一直想要解决的问题。

  几个月后郭黛姮收到通知:留校,进建筑系建筑历史教研室,从事古代建筑和园林探究。

  同被选中的还有张锦秋,后来的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。

  毕业的第二年,1961年,郭黛姮被选中成为梁思成的助手,协助注释《营造法式》的工作。同为助手的还有楼庆西和徐伯安。

  那年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陈毅在广州会议上作报告,知识分子应该很好地搞科研。报告传到清华,梁思成自三十年代后中断的《营造法式》注释工作重新开始。

  编辑:左雯雯 0阅读:
【 已有(0)位网友发表了看法  点击查看


网友评论查看评论
点击换一张
  • 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企业服务